暂时性退圈,希望能活着回来。

【冬叉】一切之后 丧

车走链接,一方死亡,真的很丧,叉骨发疯,回忆组成,引人不适,谨慎观看。

布洛克•朗姆罗死了。

一切顺理成章,认识他的人本来也不觉得他还能活多久。巴基给他办了一个小型葬礼,发现朗姆罗和他自己除了他妈的超级英雄之外谁也不认识。巴基看着白色的棺材被电动设备放入六尺之下,右手心直冒汗。他没有带花,朗姆罗讨厌花,他就只是站在大坑前看着,钢铁手指和皮肤苍白的手指绞在一起。

他一直站着看着工人把掩埋工作做完,他站了很久,史蒂夫过来拍拍他的肩头,他还是一动不动。这感觉很怪,好像不久前朗姆罗还醉醺醺地向他吹嘘自己有多福大命大,然后突然抱着他哭得像个小孩。

他坐在地上望着眼前的泥土,全然不顾自己最好的西装沾了一屁股泥。眼泪碾过睫毛滴在地上流向他沉睡的爱人,他咬着牙控制不住地哭了,手指掐入发根,除此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没有后路,没有诡计,交叉骨布洛克•朗姆罗真的死了,巴基不知道生活如何继续下去。五个月前他去精神病院看望他还没有这么想过,医院很差劲,政府指定的,除了安保没什么能保证。

灰尘闪烁的下午,房间里有病人在下棋聊天,黄色的日光穿过厚实窗帘的缝隙把地板照得像两个世界。朗姆罗蹲在地上神经兮兮地摇晃着,瞪着和阳光一样金黄的眼睛,颤抖着将窗帘拉近裹住自己。

交叉骨把自己藏进窗帘布,现在的他没有发胶撑出来的疲惫和气势了,他是州立精神病院的一名精神病患布洛克•朗姆罗。

巴基踱着步走近他,鞋子在地面碰出哒哒的响声。他和布洛克都喜欢清脆的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他自己的原因在七十几年前灯光昏暗的酒吧里,而布洛克从未向别人过多地展示自己。“嘿,”他听见自己声音沙哑地对朗姆罗说,“我来看你了,是我。”

朗姆罗的眼睛聚焦在不知何处,盯着某处一会又猛地转开视线,就好像有人和他对视一样。

巴基耐心地等到朗姆罗看见自己。

“布洛克,布洛克,我来看你了。”巴基试探着将手抚上朗姆罗胡子拉碴的脸,“我知道你过的很不好,我很后悔。我一定带你离开这儿,只是需要点时间,好吗?”

朗姆罗的头扭向巴基,看了他好久。

“我很抱歉,布洛克,我不

(你是谁?)

“知道居然会是这样。这里太他妈操蛋了,你现在

(你在和我说话?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简直不成样子。我很理解这种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头脑一片混乱的感觉,听我说,和我走,我会让史蒂夫帮忙的。只要

(你是谁?)

“你回到我身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是谁?”

巴基的表情难以掩饰的震惊。朗姆罗皱着眉头看着他,一副绞尽脑汁思考的样子,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又小幅度地摇摇头。

“不,我不认识你。我不记得你是谁了,我觉得我们见过。”

“我是winter,冬兵,九头蛇的资产,詹姆斯•巴恩斯中士。”巴基说出了他能想得到的所有名字。他一向患得患失,现在心里被挖空了一大块,剩下的部分抱着侥幸突突地垂死跳动。

“你的名字真长。”这会朗姆罗的视线又不知道飘到了哪里,“我怎么叫你?”

“winter。”巴基眼前一黑,脸贴近朗姆罗。

“冬兵?什么冬?现在是夏天吗?”

巴基捧住朗姆罗的脸瞪大眼睛,朗姆罗的魂好像又去到了很远很远之外。

“Rum?你在听我说话吗?”巴基说话带上了哭腔,“Rum?”

“不,我不认识你。我不记得你是谁了,我觉得我们见过。”

巴基长久以来第一次觉得这么恐慌。他所珍视的一切似乎都远去了,朗姆罗的笑脸像烟一样飘走,他抓不住了,他做不到。没有朗姆罗他什么都做不到。

他坐在朗姆罗的墓前揪着头发哭,声音有些娘娘腔,上帝啊他多希望这时候朗姆罗从哪儿跳出来笑话自己然后告诉他交叉骨又一次耍了全世界,但是墓园里除了猫头鹰该死的咕咕咕声什么都没有。他快要崩溃了,他撑不住了。

朗姆罗,你个该死的。

百虐终有一车https://shimo.im/doc/e6kch7rEB2wJpxDA?r=N2YZQ8

而现在巴基像是那天朗姆罗在精神病院里一样蹲在朗姆罗墓前,哭得越来越大声。铁拳头砸在地上,渐渐干燥的泥黏在缝隙里,但他不在乎,在一切之后,他所在乎的已经离去了。

该死的,该死的朗姆罗,你这个混蛋,我再也走不出去了。

他的确爱朗姆罗,在被复仇者们试图帮忙找回“正常思维”后也知道自己有多无可救药。但是他妈的他就是走不出去了。他做不到,他再也做不到了。他脑子很乱,无法集中精神,朗姆罗不在一切都越来越糟了。可能明天他就会去喝假酒毒死自己,然后躺在布洛克旁边的空地下去陪他。但是眼下巴基完全懵了,他感到头痛难忍,失去了太多东西。

谈话声在他脑中爆炸,和布洛克之间发生的所有事似乎都是在同一时间进行的。他看到了该死的和可爱的回忆,他之前就该跟着布洛克一起远离复仇者神盾局和九头蛇这帮疯子永远消失,他之前也不该把朗姆罗送回那个精神病院,或许那时候在火场他就不该带走崩溃的朗姆罗。一颗枪子快速地结束他作恶多端的一生,以免他千疮百孔的灵魂再受到伤害。

一切都鬼使神差,一切都结束了。

结束了,在一切之后。

END

我居然也会写文……其实就是梦的复述,我不能一人丧要拉上你们一起,这么丧居然还能开得起车,我是爱他们的(泪)

其实最近也总是难以集中注意力,今天终于去看了医生,明天去住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D

2017-10-12
评论(20)
热度(54)
  1. 以日光的名义胎膜儿 转载了此文字
© 胎膜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