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半养老状态,有事请私信

{Hannigram}<夜未眠>(吸血鬼拔x夜神杯)

太太容我尖叫打滚😭太美了!!

鱼骨头做的项链:

来自 @胎膜儿 姑娘的"黑羽夜神杯"的灵感.表白姑娘!超级喜欢你的画!








威尔记得燃烧,记得火焰撕咬骨骼的疼痛。他记得可以令天使致盲的金红光芒。

他记得被他曾经的同伴绑在木柱上,当做巫师活活烧死。再之前的时候,他却是这个城市里最灵敏的“猎犬”,为整座城的百姓追捕犯人。然而,逐渐地他也变成了危险的那一个,最后被处以火刑。

“那时候你是什么感觉?”汉尼拔问他。这个长着獠牙的吸血鬼正坐在他对面,人皮下是嗜血的怪物。

“我觉得……像是被背叛了。”痛苦从他眼中闪过,接着他重新戴上扭曲的笑容。“但我现在比火烧前更好,”他说道,“不是吗?”

汉尼拔看着他白色的皮肤和星辰般明亮的眼睛。他从火里重生,获得了暗黑的羽翼,成为黑夜的神灵。

“没错,威尔。”除此之外汉尼拔想不出其他评价之词。

“他们觉得我疯了。你觉得我疯了吗,莱克特医生?”

“你的镜面神经元多于常人,同时你拥有非凡的想象力。这让你能够理解罪犯的心理,共情于他们;而那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

威尔叹了口气:“那也是我被烧死之前的事情了。”

汉尼拔将一条腿叠到另一条腿上,从一个更好的角度观察面前的夜神。威尔的四肢被铁链咬住,翅膀在滴血。

“和我说说这么多年来你的见闻,威尔。”

“你自己也从中世纪活到了现在,为什么要来问我?”

一丝不满从汉尼拔眼中划过。这粗鲁的小家伙。但过于温顺就无趣了。

“我应该弃你不顾、让你在阳光下等死的。”威尔的语气里夹杂着恶毒。

汉尼拔站起身来,靠近威尔,用力掐住他的下巴,逼迫他抬起头看着自己。“这是你本性使然,”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喜欢带着血腥味的危险事物,你觉得它们有趣。”

“我觉得你一点儿都不有趣,莱克特医生。”

当他看见汉尼拔眼中深不可测的暗色时,他有点儿后悔了。汉尼拔的手从他的下巴来到脖颈,压住他的喉咙,使威尔不得不张开嘴以求空气,虽说这样做也不能缓解痛苦的窒息感。

“看看你,威尔,虽然是个夜神却依然需要空气。”汉尼拔笑起来比面无表情更加可怖。然后,他俯身,在威尔来得及作出反应之前咬住了他的嘴唇。

这根本不是一个吻。汉尼拔的齿尖毫不留情地刺破威尔的下唇,沁出的血滴被吸吮而去。威尔发出微弱的呜咽,下意识地把身子往后缩。

“听说吃下夜神的血可以让吸血鬼获得与阳光抗争的能力。”汉尼拔放开威尔,对方连连喘息,嘴角上挂着斑斑血迹。

“但是这种能力不是永久的,”他继续说下去,“吸血鬼必须不断摄入新鲜的夜神血液,或者……”

他的手顺着威尔的脖子一路向下,从锁骨来到左胸,指尖按下。威尔浑身一颤,铁链发出叮铃声响。

“……吃掉夜神的心脏。”

威尔眼中的惊恐在扩张,似乎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方法。汉尼拔一阵惊讶,意识到这个夜神有多与世隔绝。他大约一直把自己锁在森林深处,这一点从他神情里的社交恐惧中可以明显看出。

汉尼拔用力抓住他,把他拉到自己跟前,然后一口咬下。威尔失声尖叫。夜神的血很甜,黑甜,像是黑夜酿成的美酒。

他在叫。之后的很多天他都会发出这样的尖叫。汉尼拔把他锁在地下室,在黑暗里咬破他的手腕。有时候是在床上,汉尼拔的利齿在他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

他试图反抗,用影子构成尖锐的长矛试图刺伤汉尼拔。但他错的太离谱了。吸血鬼是黑夜的宠儿,而汉尼拔绝不是一般的吸血鬼。他的抗争只会使他更加虚弱。

他开始失去力量,逐渐无法维持对自我精神的控制。汉尼拔坐在他身边,用手指抚摸他的翅膀,直到他几乎哭泣。

是的,他连自己的泪水都无法控制了。

“我恨你。”他说道。

这时候汉尼拔的獠牙正贴着他的大腿内侧,咬起一块皮肉。听到这句话,汉尼拔的动作停顿了,接着他用整个身体罩住威尔,吮吻他的双唇。这次真的是一个吻,没有疼痛,虽然依旧让威尔喘不过气来。

再后来,没有铁链了。威尔顺从地收起双翼,坐在桌边吃甜点。他看起来很乖顺,但他和汉尼拔都知道这只是“看起来”。

他成功逃离,以为能够回到安静的密林深处。但他又错了一次。这世上远不止汉尼拔一个吸血鬼,而威尔身上的伤口正散发出诱惑的甜香。

他又一次看见火,金色的、明亮的火。当他的左臂失去知觉时,他不再想斗争。就此死去多么容易,不需要再思考,不需要再孤独地躲避外界。

他觉得自己的一生就是个笑话。

汉尼拔站在高处,看见夜神作出最后的抉择。威尔让自己的力量从身体里完全炸开,深黑的长矛向四面八方刺去。吸血鬼们的血喷涌而出,同时火焰顺着威尔的衣袍熊熊燃烧。

这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不曾想到威尔会选择如此痛苦的方式来结束生命。在火焰中使用能力对于夜神而言非常疼痛,蚀骨的疼痛。夜神将失去抵抗火焰的能力,他的骨头会像蜡一样化掉,血肉溃烂。

不,他不愿意看见那样的威尔。

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只是那样一来,他一定会后悔的。

于是他奔至威尔面前,抱住他开始熔化的躯体。他咬开自己的手腕,把血滴进威尔嘴里,用自己的力量替威尔抵御炙烤的痛楚。

“跟我回去。”他贴着威尔的嘴唇说道,疯狂地吻他,手指陷进威尔柔软的卷发。

威尔摇头,却又把脑袋埋在汉尼拔的肩窝。他真的在哭,身子一抖一抖的,实在叫人心疼。

“我要回家,”他哭得像个小孩子,“我想我的狗了……我想回去……为什么那时候我没有被烧死……”

威尔的皮肤在发烂,血往外溢。这让汉尼拔害怕起来。多么陌生的感觉,他已经几百年不曾害怕过了。他把威尔横抱入怀,咬破手指放到威尔嘴里。威尔本能地吮咬,强大吸血鬼的冷血让他的体温下降了一些,也使他的自愈能力稍稍恢复。

“跟我回去。”他又说了一遍,不容反驳的口吻。这次威尔没有拒绝。他太累了。

汉尼拔将他带回,花了一个月悉心调养。最后一个伤口愈合的那天,汉尼拔告诉他自己不会再把他困在这里,他可以离开。

他留了下来,把自己的血液送入汉尼拔口中,在他身下完全打开自己。他们接吻的时候,汉尼拔尝到了甜美的鲜血。

威尔筋疲力尽地沉入梦乡时,汉尼拔嗅到了黑夜稳定而迷人的清香。





PS 今天在北外看见一个外国小哥,侧面超级像茶杯,好软好可爱(原地打滚)


PPS  北外综合评价考试真的好难 o(╥﹏╥)o



评论
热度(80)
© 胎膜儿 | Powered by LOFTER